所在位置: 首頁 > 法院資訊 > 地方法院新聞

端口前移就地解紛
——北京市東城區法院“和立方”多元解紛機制探微


  • 來源:人民法院報
  • 發布時間:2019-07-09 08:59:06

  

圖為東城區法院法官馮曉光與書記員深入竹桿社區調解案件。燕乃一 攝

  全院7%的員額法官,審結全院一半的一審民商事案件,“多元調解+速裁”結案5889件,這是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“多元調解+速裁”機制改革后,今年1至6月交出的成績單。

  縱,深入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;橫,與各單位聯合構建多元解紛機制。橫到邊,縱到底,這是東城區法院積極參與社會綜合治理、積極主動“走出去”化解糾紛的生動實踐。
  如今,街道、社區、醫療、勞動監察、投融資等多個端口均設立調解工作站,這套“中心開花、四周輻射”、實現點線面聯結一體的多元解紛機制被稱為“和立方”。
  現場直擊
  7月5日下午3點,在東城區法院西南門,法官馮曉光騎著一輛矮小的電動自行車,身后的背包露出一半又大又沉的法徽,書記員王卓琳騎著另一輛電動自行車,他們要去東城區勞動保障監察隊工作站調解5起勞動爭議案件。
  “這里是東城區法院的工作站,也就是流動法庭,我是東城區法院的速裁法官馮曉光。”在東城區勞動保障監察隊工作站內,馮曉光對幾位當事人介紹道。
  5名勞動者是某互聯網金融企業員工,因客戶未能及時付款導致公司現金流出現問題,從年初起該公司陸續拖欠50余名員工工資。日前,這5名員工來到東城區勞動保障監察隊,投訴舉報用人單位欠薪問題。
  該公司法定代表人陳某表示,公司暫時遇到困難,希望員工們能夠理解并接受延期支付工資的方案;員工們則擔心這是單位的“緩兵之計”,如果到期不給,他們還要通過勞動仲裁、法院起訴的漫長法律維權程序來解決,所以并不放心。
  “我們從勞動監察隊工作人員處了解到,法院有派駐調解工作站,決定通過調解的方式試一試。”員工鄧某說道。
  “如果你們雙方今天能夠達成訴前調解,法院經過司法審查,可以當場確認調解協議的效力,你們今天就能拿到有強制執行力的生效法律文書。”調解現場,馮曉光向當事人介紹說,“走訴前調解能夠最大程度地節省時間,并且完全免費。”
  5名員工打消了顧慮,在調解員的主持下,與用人單位仔細核對了拖欠工資的具體數額,并與用人單位達成了分期支付的調解協議。
  在得知其他50多名被欠薪的同事也能通過這種方式迅速解決糾紛后,鄧某等人顯得非常興奮。
  “必須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大家!原本就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才進站調解的,要是不成,估計還得走勞動仲裁和訴訟程序,真沒想到,當場就能拿到具有強制執行力的生效法律文書,真是太感謝了!”鄧某說道。
  陳某也對調解結果較為滿意:“公司經營近期確實遇到了困難,如果不是成功調解,公司可能還會面臨上失信黑名單以及經歷漫長的應訴過程,企業多半就垮了,感謝調解員和法官的辛苦努力!”
  回到東城區法院,一樓的調解員辦公室內,一位當事人帶著感謝信來找調解員汪鶴蘭。
  這是一間“除了門全是旗”的辦公室,當事人送來的錦旗因為放不下,像掛衣服一樣3個掛一摞,整整掛了14摞。
  汪鶴蘭今年69歲了,自2018年3月被聘為東城區法院駐院人民調解員以來,她已經成功調解了150余起案件。
  這天前來送感謝信的當事人劉某告訴記者,因為幾十年前母親分給自己的房子增值,當初接受了母親遺囑的兄弟姐妹要求重新劃分遺產。劉某并不想與親人對簿公堂,他愿意拿出一些錢來調解。但無奈其中一個弟弟反復變化,要的錢也越來越多。
  今年4月,劉某來到東城區法院立案,案件委托給汪鶴蘭調解。經過7次交鋒,最后在汪鶴蘭的努力下,該案件成功調解,前后花了不到1個月的時間。
  “我特別感謝咱們國家的調解制度,符合中國國情,有些矛盾糾紛不能完全按西方那一套來解決,冷冰冰的。”劉某感慨道。
  機制創新
  在東城區法院,像汪鶴蘭這樣的調解員還有7人。今年3月,該院立案庭進一步改革優化,將原有的7個速裁團隊專門分出一個訴調對接組,由“1名法官+2名法官助理+3名書記員”組成,與8名人民調解員對接。與剩下6個速裁團隊不同的是,訴調對接組需要走出法院大門,“沉到老百姓當中去”。
  訴調對接組組長就是馮曉光。多數時間,馮曉光都和書記員騎著電動自行車,背著法徽、法槌、電腦等裝備,走街串巷,前往各個訴調對接工作站化解糾紛。
  近年來,法院收案數不斷增長,傳統辦案模式下人案矛盾愈發凸顯。法院所受理案件不論繁簡全部進入訴訟程序,對當事人來說時間成本高,對法官來說辦案壓力大。對此,東城區法院“多元調解+速裁”機制在老百姓的多元司法需求下應運而生。
  分管該工作的副院長王波介紹說,東城區法院克服自身辦公環境的局限,利用好東城區網格化管理的優勢,積極參與社會綜合治理,主動“走出去”。2018年,該院全面鋪開并深化落實多元調解工作,通過訴調對接機制連線人民調解、行業調解、行政機關、律師等各方調解力量,構建多方聯動的“一站式”矛盾化解機制。
  “多元調解+速裁”如何具體運作?東城區法院立案庭負責人韓毅兵介紹說,該院受理的案件要過“三道關”——導訴臺、立案窗口、程序分流組,經過三層篩選,較為復雜、專業的案件進入審判庭,適合調解的案件進入訴前調解委員會和行業調解中心,需要司法確認或速裁程序的則由訴調對接組介入完成司法程序。
  “將矛盾端口前移,讓矛盾就地化解,對當事人來說,省錢省力省時間,對法院來說,訴前化解大量矛盾也能減少法院辦案壓力。”韓毅兵說道。
  在實踐中,出現了一些街道、社區調解員法律專業水平不高、調解能力不足等問題。為此,馮曉光去各個社區授課,現場解答調解員咨詢,并將實際遇到較多的問題制作成小冊子分發。
  此外,東城區法院還將調解員“請進來”,由駐院“金牌調解員”在法庭現場調解,其他調解員在8樓視頻室觀摩,調解結束后再進行現場交流。
  今年上半年,8名駐院人民調解員共調解成功案件516件,平均調解用時10.8天。社區調解成功198件,行業調解組織調解成功555件,律師調解共化解糾紛120件。
  東城區法院院長趙軍表示,“和立方”就是以司法為核,聯動社會各方,形成矛盾化解的立體格局,合力促進社會和諧。司法的價值在于定分止爭,也在于輻射普法,增加社會正能量。東城區法院義不容辭,主動作為,切實提高人民群眾獲得感,為經濟社會和諧發展提供更堅強有力的司法保障。(記者  王珊珊  通訊員  孫瑩  楊晨暉)
責任編輯:孫溯清
招商银行股票行情
冠通棋牌二人麻将 天九牌一对至尊图片 幸运北京pk10软件 网络炸金花怎么赢 欢乐二八杠安卓 欢乐炸金花官方下载 mg娱乐电子注册送30 谁有龙虎群拉我 足球竞赛 时时彩技巧心得体会